向日葵软件官网站入口

归义坊中,漆黑一片。

唯一可见的就是售楼处二楼的些许烛光,在风中摇曳。

晚饭就吃了点水果的长孙冲,跟杜荷、韦思仁席坐在地,相对无言。

外面的雨还在下,积水已经将一楼给淹没了八成,要是继续下下去,很可能二楼都没有办法幸免于难了。

谁让归义坊所在的长安城西南角,本就是长安城地势低洼处,而归义坊经过改造之后,在四周围了一圈围墙。

这个围墙,是为了让里面的施工更加顺利的进行,免得大家随随便便就能看到里面的施工细节。

结果,碰到这么一场大雨,围墙就成了祸害了。

要不然,归义坊的积水也不至于这么深。

毕竟长安城作为都城,排水措施还是马马虎虎过得去的。

“咕咕!”

长孙冲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。

售楼处给客人们准备的那点水果,早就被瓜分一空。

性感天使与小熊的爱恋

长孙冲几个也就仗着身边的护卫毕竟强势,才能够在晚上也吃到几个水果。

售楼处二楼还有其他的伙计、顾客等一百多人,这些人晚上可是什么都没有吃呢。

“韦兄,你说那个作坊城会不会淹的更加严重?毕竟那里离长安城还有十几里,四周的积水可能都涌到作坊城了。”

长孙冲的这个话,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似乎逻辑不通。

当初他们可是笑话过李宽,像是耗子一样的在地底下到处挖洞。

现在想一想,李宽当初就是为了防止今天这样的场景吧?

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起到效果。

“作坊城中间有一个巨大的人工湖,挖的还挺深的。并且挖出来的泥土围绕着人工湖四周筑起了一道堤坝,然后从渭水支流引入活水。不过因为现在是枯水期,人工湖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水。原本大家还觉得那人工湖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的存在,现在反倒是变成人家蓄水,缓解积水的重要措施了。”

韦思仁满脸苦涩的说道。

他可没有长孙冲的那种阿Q精神。

“虽然李宽做事很招人嫉恨,做事的章法很多时候我们都看不懂,但是不得不说,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。如果我们归义坊也能那样挖下水道的话,估计就不会被淹成这样了。”

杜构可是在李宽手中吃过苦头,又在广州的时候受过楚王府的恩惠,所以虽然心中还是不喜欢李宽,但是已经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的在那里黑他了。

长孙冲见韦思仁跟杜构居然都不接自己的腔,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讪讪的表情。

他也是要脸的人,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完就是瞎猜想。

“杜兄,你们家在曲江池附近的鱼塘,今年还有在养鱼不?”

韦思仁也看出长孙冲有点尴尬,连忙转移了话题。

不过,这话却是让杜构很是无语。

哪壶不开提哪壶啊!

不说当初自己力推扩大曲江池附近的鱼塘面积,结果在水稻鱼的冲击下亏的一塌糊涂。

单单今天这个模样,鱼塘里就不可能没有积水。

问都不用问,里面的鱼肯定都泡汤了。

等到积水过后,那里的鱼还能残留下来一成,就算是老天的恩赐了。

“夜色已深,还不知道后半夜积水会不会淹到二楼来,我们还是趁着现在稍微眯一会,要不然到时候就是想睡也没有地方睡了。”

杜构看了看漆黑的室外,只剩下雨滴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杜家从归义坊的改造中已经获利数万贯钱,但是看现在的模样,估计一夜之间就部亏回去,并且还要倒贴了。

……

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。

这里的地势比较高,再加上是跟观狮山书院一样由南山建工施工的,所以除了个别低洼之处有些积水,整体并没有受到水灾的冲击。

但是,伴随着夜色渐浓,医馆里面却是更加忙碌了。

从今天下午开始,陆陆续续就有一些伤者被送到了医馆。

孙思邈、林然、彭恩、契苾朵朵、九条杏香等郎中部都留在了医馆里头,没有回家。

“师父,要做手术的患者都已经做完了,其他的都是一些简单的包扎,您辛苦了一天,早点休息吧。”

刚刚从蚕室里忙活了几个时辰的林然,出来就看到满头白发的孙思邈在那里写写停停的不知道忙什么。

“长安城遭到如此水灾侵袭,最麻烦的不是各种各样的伤者,而是灾后的对应。大灾之后必有大疫,这是千百年来被验证过的事情。为师生怕等到积水退去之后,长安城出现不好的局面。当务之急,就是要提醒大家千万不能喝生水,不要随便大小便,这比什么赈灾都重要。”

孙思邈历经几朝,经验非常丰富,眼光也比林然这些小年轻要长远。

医馆里头别的郎中都在忙碌的解决眼下的问题,他却是想到了积水退去之后的局面。

很显然,这种情况下,百姓们生火肯定会比较困难,说不准渴了就直接喝两碗脏兮兮的水。

至于大小便……

连睡觉的地方都不见得有了,又有几个普通百姓还会那么在意呢?

“这倒是事实。通过显微镜的观测,哪怕是最清澈的山泉,里面其实也有非常多的微生物,更不用说浑浊的脏水,喝了还真是容易闹肚子。”

林然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了需要考虑后面的事情,不过却是觉得没有什么办法。

“但是,我们现在都只能在医馆附近活动,其他地方都是积水,哪怕是我们制定了再好的方案,也没有用啊。”

“医馆旁边就是观狮山书院,那里头可是有热气球的。等雨停了,我们完可以通过热气球来与楚王殿下联系。到时候,楚王殿下肯定有办法把这些方案散播开来。”

孙思邈对李宽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这也算是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了。

“《大唐日报》最新的的印刷作坊设立在作坊城之中,我记得那里的下水道修建的非常夸张,应该跟我们医馆这里一样没有怎么受到积水的影响。只要能让他们把我们的方案多印刷一些,通过热气球分发到各处,倒也确实可以解决一部分办法。”

林然来到长安城也已经十一年了,虽然为人处世的本领还是远远不如医术高超,但是也不是那种愣头青了。

对于一些事情,他也能提出自己的建议出来。

“嗯,就按照这个思路试一试吧。”

孙思邈一边说着话,一边继续完善着自己的方案。

……

观狮山书院的足球场,如今被一顶顶帐篷给占据了。

“朱铜,你确定这雨后天才会停下来吗?”

刘元看着操场上越来越多的帐篷,心中的担忧之意渐浓。

观狮山书院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避难所,附近很多房屋被淹的村民,都跑到了书院之中躲避。

刘元紧急安排人腾出了一批课堂给大家使用,但是随着来到观狮山书院的人越来越多,他开始安排人搭建帐篷。

“院长,我们气象研究所今天下午观察了一下午的天象,基本上有八成的把握大雨后天才会停下来。虽然明天不会像今天的雨这么夸张,但是仍然会下一天大雨,长安城各处的积水,哪怕是不会继续上涨,也降不到哪里去。天亮以后,肯定会有更多的百姓需要救助。”

朱铜和朱银两兄弟从南洋回来之后,就组建了气象研究所。

虽然他们研究的内容很多人都搞不懂,觉得跟道士一样很是神秘。

但是,刘元从李宽的重视程度上,已经感受到了气象研究所的重要性,所以倒是对朱铜朱银颇为信任。

“我已经让人组建了临时的救援队,所有的学员都停止授课。会游泳的明天开始出书院去救人,不会游泳的就在书院里帮忙维持秩序,不要生出乱子了。”

观狮山书院有一个巨大的游泳池,游泳也算是学员们学习的一项技能,所以书院之中,会游泳的人倒是不少。

当然,在游泳池里会游跟在洪水之中会游,那是完两个概念。

刘元只是觉得作为没有受到水灾损失的观狮山书院,如果不在救灾之中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的话,对于书院的口碑其实是非常不利的。

李宽经常跟他提到“软实力”这个词语,刘元觉得组织学员去救灾,扩大书院的影响力,其实就是提高书院“软实力”的一个有效措施。

“嗯,机械作坊那边已经连夜组织人手制作建议的舢板、木排,天亮之后就开始安排人员前往各处救人。这么大的雨,肯定是有些百姓的房屋被淹没,人躲在屋顶了。如果不把他们及时的救出来的话,指不定就会增加很多人员伤亡。”

朱铜也算是穷苦百姓出生,很能体会到普通百姓的不易。

“也不知道恩师那边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希望一切都好!”

刘元叹了一口气,继续冒着大雨视察观狮山书院的防灾救灾工作。

……

“咳咳!”

蓬莱殿中,灯火辉煌。

长孙皇后在宫女的帮助下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历史上,六年前她就已经病逝,但是由于孙思邈和李宽联手救治,长孙皇后经过食疗之后,身体有所好转。

不过,短短的十几年时间,她生了三个儿子和四个女儿,再加上李世民登基之前,她操劳国度,身体其实已经被掏空了。

哪怕是通过食疗缓解之后,也不过是多了几年的寿命。

从去年开始,她的身体就明显变差,到了最近几个月,更是长时间卧病在床。

哪怕是孙思邈和李宽,也没有太多的办法。

“还是没有陛下的消息吗?”

脸色苍白的长孙皇后,在下午就知道李世民微服私访去了。

但是到了宫门关闭,也不见回来。

在加上了解到长安城到处是积水,有些地方都已经没到了屋顶,她的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担心。

“回禀皇后娘娘,还没有消息!房相在含元殿中,每隔半个时辰就会让兰和把消息传到后宫一次。目前房相已经在安排人员前往搜寻陛下的下落。”

“咳咳”,长孙皇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,“太史局有说这雨什么时候会停下来吗?”

“听说最快也要到明天晚上。不过,长安城的积水,估计不会怎么增加了。现在虽然还在下大雨,但是已经比下午要好很多了。”

长孙皇后听了,心情并没有放松,反而更加沉重了。

不会增加,言外之意就是也不会怎么减少了。

“你去把兰和叫过来,我再问一问他。”

沉默了一会之后,长孙皇后觉得还是要问一问兰和,才能放宽心。

大明宫虽然很大,但是特殊时期,大家办事都非常的利索,生怕手脚慢了,被宫中的主任们迁怒。

很快的,兰和就出现在了长孙皇后面前。

“娘娘,夜已深,陛下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会平安无事的,您早点歇息吧。”

兰和是李世民身边的老人,看到长孙皇后气色很差的坐在那里,连忙上前劝说。

大明宫中,敢劝说长孙皇后的,也没有几个人了。

“兰和,我问你,陛下今天到底有没有说要去归义坊和作坊城?你觉得下大雨的时候,他是在归义坊还是在作坊城呢?”

长孙皇后没有理会兰和的劝说,而是想进一步推断李世民如今的情况。

“娘娘,陛下微服私访,从来不会告诉别人自己要去哪里。但是从之前陛下与李统领的对话来看,这次出宫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去归义坊和作坊城。您也知道,这段时间归义坊和作坊城,可是长安城百姓茶余饭后讨论最多的,陛下也很想亲眼看一看这两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情况。至于下雨的时候陛下到底在哪里?我斗胆推测,陛下是在作坊城的。”

听兰和说李世民在作坊城,长孙皇后不由得激动了几分,“你推测的依据是什么?”

“是陛下过往微服私访出宫和回宫的时间。一般陛下出宫,都是在早朝之后,然后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到宫中。今天也是差不多,早朝之后,大约才九点钟,陛下就带着李统领他们出宫了,按照推算,十点之前他们就能到达归义坊。

而眼下的归义坊,除了一小部分楼房已经交给了买家,大部分都还在修建之中;其中一大半更是只剩下拆迁完之后的残垣断壁。陛下哪怕是到了归义坊,想来也不会在那里逗留太久。再考虑到归义坊去作坊城还有一段路途,所以我估计陛下在十二点前会出城。

这暴雨,大概是从十二点半开始下的,那个时候陛下应该已经快到作坊城,或者已经在作坊城了。后面雨太大,等到陛下想要回宫的时候,可能已经被积水阻拦住了道路,所以才没有在宫门关闭之前回来。”

还别说,兰和虽然今天没有跟着李世民,但是却是将李世民大体的行程给猜的七七八八。

“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,那个作坊城,宽儿可是下了大功夫的,所有的下水道都修建的比长安城里的要宽广很多。听说当时御史还弹劾他,说作坊城的下水道修建的比大明宫还要宏伟,有违制的嫌疑。”

“没错,确实有这么一回事。不过这些奏折都被陛下留中了,作坊城的下水道,继续按照楚王殿下的想法在修建。”兰和一边偷瞄了一眼长孙皇后的脸色,一边补充道:“娘娘,作坊城的下水道,是大唐任何一个地方都比不上的。哪怕是不能完疏通积水,也不会留下太多。所以陛下在作坊城的安,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听兰和这么一说,长孙皇后松了一口气。

虽然她也知道兰和的这话,有安慰的成分在里头。

但是这个时候,再坚强的她,也需要安慰啊。

“雨停之后,让房相立马安排人前往作坊城,尽快将必须迎回大明宫!”

长孙皇后说完这话,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。

诺大的蓬莱殿,在咳嗽声的衬托下,显得有几分诡异的宁静。

今夜,蓬莱殿中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够睡个好觉了。

……

“大家今天辛苦一下,熬一下夜,我让厨房给大家准备了宵夜!”

作坊城中,奔驰四轮马车作坊里面,一片忙碌。

滞留在作坊城的王富贵,亲自在这里盯着。

现在的四轮马车,八成的零件都是木制的,所以作坊里面囤积了大量的木材。

如今作坊城就像是一个孤岛一样坐落在长安城外,四周都被积水包围了。

王富贵果断的要求四轮马车作坊开始制作各种各样的木筏。

反正只要能够在积水里面行走,木筏的卖相差一点也没有关系,关键是建造的速度要快。

“王掌柜,我们的八级工已经紧急设计出了一款结构简单,便于加工的木筏,现在正在调整生产线,按照流水线的方法去制作。等到天亮的时候,至少有三百艘木筏可供大家使用。”

“不够,三百艘还远远不够!我们作坊城这一次躲过了暴雨,彻底的说明了我们的优势。这个时候,正是我们扩大优势的时候。今年,我们作坊城的房子不是卖不出去吗?现在我就要让作坊城里头的人们,都在救灾之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,将一些受灾之后无家可归的百姓,先接到我们作坊城里头来避难。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木筏,让更多的人能够出现在救援队伍之中。”

王富贵这段时间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气。

虽然在杨本满奇迹般的配合下,作坊城的房价似乎稳住了。

但是,王富贵却是觉得自己还是被归义坊打脸了。

这口气,他一直都在寻找机会给出回来。

“如果这样的话,那我们可以再生产一批更加简单的木筏,用在水流不怎么湍急的地方来救灾。这么一来,生产速度就可以快上不少。”

“书院里至少可以出动两千人参与救灾,木筏肯定是越多越好。毕竟一张木筏坐不下几个人,到时候还要考虑让被困百姓也一起乘坐的。”

王富贵可是很清楚长安城的排水系统远远比不上作坊城。

其他的不说,单单那个给自己添堵的归义坊,就压根没有什么像样的排水措施。

并且,这排水系统,还不是你想改就那么容易改的。

如果真的要把长安城的所有排水系统都修建成作坊城那样的话,倒不如直接修建一座新城得了。

“好的,王掌柜,我马上去安排。”

“对了,你再安排人去那个尉迟小田切的统一方便面作坊,把他们库房里所有的方便面都买过来。另外,去金太打铁铺子,把所有的铁锅都买下来。明天早上,我们作坊城必须要具备接纳两万以上灾民的能力。”

长安城到底有多少百姓在这次水灾之中变得无家可归,这是一个未知数。

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未来几天,至少会有十几万人没有稳妥的住处。

作坊城、观狮山书院等地方,肯定就是追加的避难场所。

哪怕是王富贵和刘元他们不主动的安排,那些灾民也会自己往这里跑。

到时候,情况就完不同了。

毕竟,失去了一切的灾民,那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。

“没问题,作坊城里有那么多作坊,实在不行,到时候我们可以让各家作坊出面,纷纷收拢一批灾民到自己的作坊之中。等到这个积水退去,这些灾民肯定都会急着回家去清理自家房屋里的淤泥,忙着重新构筑自己的家园。”

华夏人对家的感情,不是一般的国家可以比的。

但凡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住处,都没有人会愿意寄人篱下。

这也是为什么后世大家对房子会有着那么特殊的感情,哪怕是花掉两家人的积蓄,也要买下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实在是房子对于华夏人来说,不仅仅是一个住的地方,还蕴含了非常复杂的情感因素和其他的功能在里头。

“希望不需要到动员各家作坊的程度,要不然就意味着这个水灾比想象的还要严重。”

王富贵望着窗外,虽然是一片漆黑,但是雨水冲击着屋顶的声音,却是让人清晰的感受到大雨还在继续。

今夜,注定无眠!

推荐文章